闲情

elvalad posted @ May 12, 2012 12:32:39 PM in Default , 640 阅读

五月一日,我坐了48小时的火车从深圳来到兰州,去看望HXX,我和H的相识相知相爱实属偶然,期间充满了许多有趣的随机事件。初见H,她穿着深蓝色的T恤,浅蓝色短裤,黑色丝袜加高帮帆布鞋背着她漂亮的双肩书包,她高挑,初见时如小家碧玉,后来深入了才知道她原来是个女流氓。

在兰州和H一起的日子总得来说很愉快,我们更加了解对方了,我看她也不会心跳加速了。走在路上我们敢于公然勾肩搭背,想入非非。我们可以大声讨论当代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态度,然后在看到一个成人用品商店后,迅速将话题转换到两性的秘密。HXX喜欢音乐,可以很专业的演奏大提琴,但我一直没亲眼见她拉过琴,因为我不敢去她家,虽然她邀请了我很多次。在此期间,我们之间发生了一次不愉快,那天我们本来按原计划准备爬山,在山脚下时我随她意去了动物园,在看那些动物时我感到特别压抑,于是就抱怨说我讨厌人,然后就挺不高兴的,扔下她一人先走了,最后她在路上大哭了起来,朝我咆哮说那些动物又不是她关起来的,我为什么这样对她,然后我们相拥而泣,回到住的地方,我们放肆的躺在床上,有人进来也丝毫不理会,各自舔舐着受伤的心灵。

五月十一日晚上我离开兰州去了敦煌,HXX送我到火车站,叮嘱我早点回去,这是今年最后相聚的日子了,我满口答应,然后抱着她吻了一下,问她“爽不爽?”结果她大声嘲笑我说“她爽点怎么可能这么低。”哈哈,我被“爽点”这个词逗乐了。在去敦煌的火车上,我们聊了会天,后来才听说原来十二号晚上青海发了地震,甘肃遇到冰雹灾害,但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我们沉醉在了自己的世界里。

我和HXX有一个4年后的间隔年计划,我们都觉得这是我们人生必须的一部分,虽然她妈妈看似很顽固,而我母亲好像也不是那么好说话,但我们都觉得问题不大。我们都是随性之人,爱憎分明,同时偶尔会很伤感,我们喜欢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。

现在我正坐在敦煌一个露天的庭院里,远方是广袤的沙漠,抬头是蔚蓝的天空,偶尔还能听到不知名的鸟叫声,我大口吃着牛肉面喝着啤酒,听着古筝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年5月12日记于敦煌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