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年,我听过的张楚

elvalad posted @ Aug 08, 2012 10:43:20 AM in Default , 772 阅读

《西出阳关》录制那年我还没有出生,第一次听《姐姐》那年,他早已摆脱“魔岩三杰”的称号消声匿迹。

最早听说张楚是先知道了许巍,那时许巍名气大,沙哑的嗓音总能透出春天般的温暖,一个人背着一把吉他走天涯,后来知道了这叫摇滚,再后来张楚,郑钧,窦唯,何勇,唐朝,姜昕,筠子就自然而然的了解了,中国摇滚之父崔健也了解一二。我知道我错过了中国摇滚的黄金年代,但我却不可抑制的喜欢上了这种风格,所以我不知疲倦一遍一遍的听着,那年我17岁,只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少年。

后来我去了许巍,张楚和郑钧都待过的城市念书,从那时起,我便真正喜欢上了张楚,这个嗓音浑厚充满苍凉,可以穿着破乱背心在不起眼的角落拨动吉他嘶声力竭的唱着《姐姐》的男人。第一次听《姐姐》,最初的那段旋律就瞬间让我沉醉其中,空灵而悲伤,接着是一个浑厚的嗓音,唱出“这个冬天雪还不下...”,那么的陶醉,那么的深情,这是他真实感情的流露,他想反抗,但他还太弱小,他想保护姐姐,但最终还是姐姐拉着他的手。听完《姐姐》,我便不可抑制的喜欢上了他,我听了他的《一颗不肯媚俗的心》,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,《造飞机的工厂》这三张专辑。在《一颗不肯媚俗的心》中,张楚完全是以一个叛逆者的姿态来审视自我,阅读历史和传统,他的声音氤氲在了西北大漠的苍凉之中,《西出阳关》中一句“我读不出方向,读不出时光,读不出是否最后一定是死亡”,在无尽的时空中一语道破,直指历史直指自我。真正对我影响最大的三首歌都来自后面两张专辑,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中收录的同名歌曲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和《爱情》,以及《造飞机的工厂》中收录的《结婚》。听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那时我喜欢着我的高中同学,那年暑假我先是独自去拜访了在成都的两个朋友,离开成都前打听到她还留在武汉那边,我壮着胆子忐忑不安的给她发了短信告诉她我想来武汉那边找她,她欣然接受。记得她去车站接我的那天,太阳很大,她撑着浅色的伞,站在太阳底下,脸红红的,那时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了,随便寒暄了几句便混熟了,就这样所谓的初恋就在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的歌声中开始了,因为“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...”。真正听着《爱情》的时候大概是在年初,那时初恋早已消湮在岁月的痕迹中,而且我刚刚结束了第二次成都之行,还处于旅行后的恢复期。偶然的不经意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女朋友,我们相见恨晚,我们谈天说地,她总能跟上我的节奏,我们开了张居正的玩笑,我们住了“花儿”的青年旅馆,我们相隔万里听着同样的广播,我们争吵,我们拥抱,我们相互崇拜,我们相互赞赏,我们有相同的梦想,那是一个愉快的季节。真正听懂《结婚》应该就是今天,这离我们最近的一次争吵刚过去了3天,而当我一大早突然听到了张楚的歌声时,我包容了你的一切,也开始认真的审视自我。你说爱你你就满足了,而我却想要的更多,你说假入不能结婚我们也要一辈子这样,我想着就信了,我将所有的过去都抛进了泥土和梦里。

今天索性将张楚的歌又听了个够,再听《冷暖自知》,再听《赵小姐》,再听《蚂蚁蚂蚁》,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回忆。那些年,我听过的张楚,那些年,我懂得的爱情。

 

 

Avatar_small
Baudelaire 说:
Aug 26, 2012 06:49:26 AM

《姐姐》的确经典,坊间流传是给林昭写的歌。

Avatar_small
elvalad 说:
Aug 29, 2012 11:11:12 AM

@Baudelaire: 额,原来是耍ACM的。。。加油哦

Avatar_small
Baudelaire 说:
Aug 29, 2012 04:04:25 PM

@elvalad: 早就不耍了,只是自娱自乐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